1. 您好!欢迎来西安大秦航空票务有限公司!
  2. 请登录
  3. 免费注册

西安碑林 历史回响 书法中国

发布时间:2013-11-03

西安碑林 历史回响 书法中国

大秦机票网    发表日期:2011-08-29 10:33:37 关键字:西安碑林游记        

在西安两年多了,市区内的景点大多被我扫荡完了,唯独还有一个景点,轻易的不敢去触及,它就是中国古代文化典籍石刻的集中点、历代名家书法艺术荟萃之地————西安碑林。

西安碑林,始建于北宋哲宗元祐二年,是在保存唐代石经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碑林不只是以历史悠久、保存碑石之多、规模之大著称于世,更重要的是这些碑石文字珍贵的史料价值和书法艺术价值。碑林的“碑”字最上面少了一撇,导游说是故意为之,当年林则徐虎门销烟后被贬往伊犁,途经西安时地方官员请他题字,他发现倒过念“林碑”,很不吉利,就少写了一撇。

对于西安碑林,不敢多讲,那里的文化气息太浓了,那些从古至今林立着的碑,篆刻着名家的书法字体,虽然对于我们这些门外人来看,只能看个热闹,但王羲之、颜真卿等那些响当当如雷贯耳的名字足以把我镇住。

碑林啊碑林,你是如此的静默,却仿佛处处暗潮涌动,一个个无处安放的灵魂,一段段惊心动魄的故事,用一块块石碑尘封住历史的记忆。

原本是些顽石,却造就了书法艺术的宝库,石头本身不会说话,却流传着最动人的故事!

“碑林”一名始于清代。它收藏了从汉到清的各代碑石3000余件,分布在七个陈列室,八个碑厅和六座碑廊之中。这些碑石主要可以分为“碑林”和“石刻艺术室”两大部分。博物馆占地面积31900平方米,陈列面积3000平方米。碑林博物馆是典型的中国传统庙宇式建筑群。它的前半部分是由原先拜谒孔子的孔庙改建而成,至今仍处处可见孔庙的痕迹。孔子是中国儒家的创始者,历来被封建统治者所推崇。汉武帝就曾提倡“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按照中国历来的建筑制式,门都是朝南开的。而碑林的门却是东西向的。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因为碑林为孔庙旧址,按照中国古代的制度,孔庙的门都开在东西两侧,以示对孔子的尊敬。西门称为“礼门”东门称为“义路”。南面的门则封闭起来,叫做“塞门”。

进入博物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孔庙旧址,始建于北宋末年。门口两边有两个半圆形的池子,传说中了进士后都要在这里洗毛笔。

大量的石经,是碑林中古代重要的文献资料。碑林里最宏伟的石碑,是号称西安碑林第一碑的《石台孝经》,进门的中央第一块碑就是,导游说此碑集三帝于一身:碑文是文帝孔子撰写的《孝经》,唐玄宗以隶书抄写,由唐肃宗题写碑额。据说当年,唐玄宗李隆基爱上亲儿子寿王的王妃杨玉环,高力士灵机一动,劝李隆基令皇子研读《孝经》,并令杨玉环自荐为道士,天宝四年,玄宗立孝经碑后,诏玉环还俗并册封为贵妃。《石台孝经》刻于唐天宝四年(公元745年),是唐玄宗李隆基亲自作序、注解并亲自以隶书书写的(孝经是孔子的学生曾参记述他也孔子的问答辞,主要内容讲孝、悌二字),此碑由四块色如黑玉,光可鉴人,高590厘米的细石合成,碑上加方额,额上刻浮雕瑞兽、涌云;额上盖石,盖石边缘刻优美的卷云,顶上作山岳状;碑下有三层石台阶,故称“石台孝经”;三层石台四面都刻有生动的线刻画,有茂盛的蔓草和雄浑的狮形怪兽,两种不相协调的动植物被刻画得融洽无间,整个构图给人以威武、活泼的感觉,为盛唐的艺术精华。

跟随着人流,我通过游廊进入第一室。在这里陈列着唐代的《开成石经》,内容包括《周易》、《尚书》、《诗经》、《春秋》等封建社会的经典。这些东西我不是那么感兴趣,但我欣赏的是那些具有书法价值的字。在第一展室和第二展室里,陈列着历代碑刻的精品,琳琅满目。被学生当作习字样本的“颜体”和“柳体”的字帖,都出于此处。颜体字气势端正雄伟,笔法浑厚遒劲。这些特点在《唐多宝塔感应碑》和《唐颜氏家庙碑》尽显无遗。而柳公权的《唐玄秘塔碑》,则字字洋溢着稳健凝重、秀潇洒逸的特点。这两个展室还陈放着许多大书法家的手迹,如蔡邕、欧阳询、张旭、怀素等人的字,在这里篆、隶、行、草、楷等字体应有尽有。站在这里,看着那些笔走龙蛇、天马行空的字,连我这个不懂书法的人也流连忘返,乐不思蜀。我甚至看到一些不懂汉字的外国游客都在这里踟蹰不前。

我对书法艺术一窍不通,穿梭其中,即使走马观花,也能感受到书法的力量。各式各样的字体,遒劲的、洒脱的、端庄的、秀丽的…….历史长河如东逝之水,那记载的事迹,如同一帧帧的画面,浮光掠影般在眼前闪现,岁月不停轮转而历史不会消失,因为这些碑文而永远铭刻于此。

站在时空的临界点上,感受着秦汉文人的古朴遗风、魏晋北朝墓志的英华、大唐名家的绝代书法、宋元名士的潇洒笔墨……让那些历史的尘埃将我们淹没,让那静默中的咆哮将我们吞噬,而我们又能为我们后代留下什么?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这些东西正在离我们远去。

每个到西安碑林游玩的人都能找到自己最欣赏的作品,而我作为一个门外汉,只能从导游那里倾听历史的声音。《明德受纪碑》上刻有“大顺”、“永昌”字样。这是明未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的遗物,记载着当时陕西大旱,粮价昂贵,“小麦每斗二两四钱,米每斗二两六钱”和“人食人犬亦食人”的悲惨景象;清刻《张化龙碑》,颂扬了当时领导陕西扶风、歧山一带农民反抗官府的张化龙;清刻《荒负歌》等,也记录了一些遭受官僚、地主压迫剥削的广大农民的苦难生活;元刻《重修牛山土主忠惠王庙碑》、《刘尚神道碑》和清刻《平利教案碑》等,均从不同方面记录了元末红巾军起义和清末广大劳动人民反抗剥削压迫和帝国主义外来侵略的事实。

西安碑林不仅是东方石质历史文化的宝库,更重要的是书法艺术的宝库,享有“书法艺术故乡”的美誉,令海外人士向往。碑林中早期石刻有宋代摹刻的秦峰山刻石,原碑为秦国丞相李斯所书。东汉中平二年(公元185年)刻的“曹全碑”,是用秀美的隶书写的,这是全国汉碑中保存比较完整,字体比较清晰的碑刻,为汉碑中的精品。“汉熹平石经《周易》残石”,它保存了我国最早的《周易》文句,相传是当时著名学者、大书法家蔡邕以隶书书写,方挺严整,为汉隶之典范。唐代是中国书法艺术的繁荣时期。在唐代书法艺苑中,名家辈出,时有杰作,真、草、隶、篆,百花争妍,犹如璀灿的群星,放射出永不泯灭的光辉。欧阳洵、虞世南、褚遂良、颜真卿、柳公权的楷书各创一体,欧阳通、徐浩、史维则、怀素等也都是一代名家。欧阳通书写的《道因法师碑》,与其父欧阳询的《皇甫诞碑》很相近,结构严谨,书法险劲,是值得珍视的书法名碑;颜真卿的《颜勤礼碑》、《颜家庙碑》、《多宝塔感应碑》等,气势雄浑,苍劲有力,是标准的“颜体”;柳公权的《大达法师玄秘塔碑》,笔力遒美瘦挺,劲如削竹,结构峻整,神足韵胜,是“柳体”中最典型的代表作;唐代怀仁和尚从晋王羲之遗留的墨迹中选集而成的《大唐三藏圣教序碑》,则更是脍炙人口的佳作;著名草书家怀素的《千字文》,笔意奔放,流利洒脱,为世所珍。此外,宋起佶的《大观圣作之碑》(瘦金体)和清代翻刻的《宋淳化秘阁帖》等,也是稀有的珍品。

除了书法,在北魏、唐、宋等碑志上,还保存了大量具有艺术价值的精美图案花纹。如唐刻《大智禅师碑》的两侧,以线刻和减地两种手法并用的图案作为装饰,将蔓草、凤凰和人物穿插布置,使人感到繁丽、活泼、美妙而有生气;《石台孝经》碑头上的浮雕卷云和狮子,碑座上线刻的精致蔓草、瑞兽等,也都表现了唐代雕刻所特有的富丽作风;唐刻《道因法师碑》座垢两侧,用流利的线条,刻出两组人物,共有十多个卷发深目的异国装束的人,牵马携犬,作准备出行状,是不可多得的线刻佳作;北魏的《元晕墓志》四侧,分别刻着有表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形象,空隙中满填流动的云彩,呈现出飘逸而和谐的奇特意境。它们象绿林一样陪衬着繁花似锦的书法艺术,使碑林这座书法艺术宝库,更加瑰丽异常。

西安碑林之行,使我对中国书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座艺术宝库里,让我流连忘返。难怪有人说,没有去碑林等于没有去过古城西安。

(本文所有图文均来源于网络)

24小时机票预订热线:029-8227 8117   机票、酒店订购网址:www.82278117.com(更多优惠等你来)